官员收贿1575次欲减刑被驳 监狱中做编辑校对

作者:  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6-04-05
国检察官》杂志披露了李荫奎受贿案的案情。

  报道中称,2008年9月,900多名居民代表在一封举报信上联名按下红手印。部分居民代表开始逐级向封丘县、新乡市和河南省的环保、信访部门举报。这一事件立即得到重视。2008年12月,黄河化工厂被责令停止违法生产。

  黄河化工厂,即河南省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,与李荫奎有着深厚的渊源。黄河化工的前身是封丘县化肥厂,化肥厂筹建于上世纪70年代,属地方国营企业,主要生产尿素。化肥厂在上世纪80年代颇为红火,但由于生产技术落后等问题,效益连年下降。1998年,化肥厂宣布破产。据当年的评估报告,化肥厂总资产达1亿多元,负债总额2.7亿多元。这个看似烂摊子的化肥厂却引来许多企业老板的青睐,都表示愿意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出资收购。

  2003年1月7日,在既没有经过清算组讨论,也没有报请法院批准的情况下,时任县长李荫奎就代表封丘县人民政府,与河南省武陟县腾飞煤炭公司法定代表人黄金慈签订了《封丘县化肥厂整体资产出售合同书》。约定:黄金慈以300万元的价格买断封丘县化肥厂的所有资产;封丘县政府仅对出售资产监控5年。

  表面上看,这份协议与其他的地方国有资产转让没有太大区别,实质上却区别很大。其他的国有企业改制,尽管有可能是零资产甚至负资产转让,但常常有附带条件,比如承担企业债务,解决职工就业、社会保险问题等。而封丘县政府整体出让化肥厂,却是通过表面的破产程序将所有债权人的债权赖掉后,将化肥厂1亿多元的净资产以3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黄金慈,相当于后者“空手”套得了上亿元国有资产。

  黄金慈承包化肥厂后,将其改建成如今的黄河化工。2004年,黄金慈接手黄河化工1年以后,黄河化工被当年的“环保专项行动”列为14家必须“停产整顿、停产治理、限期治理企业”中的一家。此后,黄河化工多次被列入“黑名单”。但有着老乡李荫奎的庇护,黄金慈屡屡化险为夷,黄河化工继续生产。

  2008年12月,黄河化工被责令停止违法生产。而李荫奎低价出售国有资产的行为也渐渐浮出水面,河南省纪委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对其展开调查。2009年2月,刚任几个月县委书记的李荫奎被“双规”。

  家庭名下无巨款,亲戚朋友藏匿赃款

  2010年11月,《法治周末》曾对李荫奎受贿案进行了报道。报道中披露,刚被“双规”不久,面对专案调查组,李荫奎十分坦然:“你们查吧,家庭情况可以说明我的问题。面对金钱诱惑,我抵抗住了。但碍于人情,也收下了一些钱,我都上缴廉政账户了。”

  专案调查组调查发现,李荫奎和妻子、孩子名下均无大额财产,而李荫奎在2003年至2008年12月确实上缴廉政账户资金共639800元。

  案件一度进入了僵持阶段。

  由于掌握的线索来源于封丘县前任县委书记赵建军(2008年10月任新乡市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,后因收受索要贿赂383万余元、礼金482万余元被“双开”并移送司法机关),为了掌握李荫奎的犯罪事实,调查组和负责赵建军一案的专案组配合,争取从赵建军口中得知更多关于李荫奎的犯罪线索。

  经过一番工作,赵建军在交代自己犯罪事实的同时,也提供了李荫奎的部分犯罪线索。

  面对专案组调查人员,李荫奎最终主动交代,在2002年中秋节至2009年春节期间,他先后共1575次收受140余人贿赂780万元、礼金553.7万元,贪污8.4万元的犯罪事实。

  收受了巨额贿赂,家庭名下却无巨款,李荫奎的巨额财产究竟藏匿于何处?

  报道中称,李荫奎和妻子刘士珍在收受第一笔贿赂的时候,也是心惊肉跳,总怕东窗事发。二人合计,最终商定“妙计”:他们家庭成员名下不放财产,而是让亲戚朋友四处找身份证,以备存款之需。

  根据李荫奎的交代

最新文章